上学期间为了方便就只用一个号了,人如其名,人格多重,文笔不佳,但绝不弃坑。谢谢你们喜欢我,心心都在这里啦❤❤❤

检查了一下,很有意思地发现屏蔽的都不是我极力描写的各种bloody或是porny的文章,反而因为一些吐槽生活的琐事被敏感地删除了。很奇妙的感觉,就像是我在这个虚拟平台中的属于真实生活的轨迹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抹去,而我担惊受怕的,却还是思想的消失。保存了两篇不舍得删改的脑洞的截图,可惜你们的评论都不能再看到啦。唉。

……成功把我这个半尸化僵尸给炸出来了

脑洞狂魔多汉三又回来了

巴尔地摩富人区内有一所恶名昭著的住宅,因为发生过极其恶劣的凶杀案导致它在市场上多年无人问津,几乎没有谁敢成为这座凶宅的邻居,除了心理医生汉尼拔·莱克特。而巴尔地摩精神病院新上任的院长奇尔顿却出人意料地买下了这栋房子,他的伴侣,威尔·格雷汉姆对此极为反对,但是为了更好的接近他渴望地阶层,顺便跟心理医学界久负盛名的莱克特医生搭上关系。反正奇尔顿相信凶宅鬼屋的流言都是糊弄人的鬼话。

果然房子正常得很,并没出什么问题,但他的丈夫却给他添了很多麻烦。威尔具有超出常人的共情能力,这是他的天赋也是他的噩梦。奇尔顿不愿意承认自己和威尔的婚姻只是建立在利益驱使的基础上,他也希望能得...

我美好的单人假期,没有了……哇……

故事开始。

有个男孩坚信在人性的贪婪和兽性的争夺之间一定有一个能逃离森林的出口,于是他开始每天逃生一般地在丛林中寻找离开的路。脚下是丛生的荆棘,眼前是无尽的黑暗,背后又伺伏着一只吞噬一切的野兽。在这铺天盖地的黑暗间,他是唯一的纯白。

男孩的信念未曾动摇过,但是在泥沼中徘徊的越久,他的脚步也越发踟躇。然而在希望断绝之前,他遇到了一头奇特的生物。这头生物很是奇怪,它有人类的躯体,却长着鹿的尖角,它本不该出现在森林中,却和周遭的环境融成一体。男孩没有感到恐惧,相反的他很感激,终于找到了可以同行的人。

丑恶的欲望仿佛西西弗斯推动的巨石般不断地生长,在哪里落下黑色的雨水哪里就能滋生出缠绕绿藻的荒野...

雕塑作品也能被屏蔽,老福特简直就是个棺材里爬出的老僵尸。明白为什么叫它老福特了,听上去就是个死板固执的老头子。

他一定得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他必须为人冷酷,态度恶劣;肯定嗜酒如命,在十六岁时就被酒保诅咒过短命;他的父母厌恶他,宁愿对一周来一次的园丁报以好脸色,也不同他好声好气地说话;他的孩子畏惧他,愿意留下来吃晚餐的话多半是为了要钱。他绝对是从天堂被踹下来的那个,甚至连地狱都不欢迎,只能自己摸索着通往地底的路。
他必须得是个受如此诅咒的人,否则,他无法拒绝眼前这个男人的好意。毕竟当一个混蛋比当一个胆小鬼要有威严的多。
“唉,”Omega果然受挫似的叹了口气,然而奇怪的是他没有后退离开,反而向前了一步,把他柔软的手心贴在Alpha冻得僵硬的颧骨上,“Erik,你不是混蛋,你就是个傻子。”

兄弟梗脑洞的片段,...

威尔任教期间认识了米利亚姆,他帮了一点小忙,在开膛手的案子上给了她一些提示,成功地帮助实习探员抓住了这个难缠的罪犯。他不认为自己有发挥什么作用,但是行为科学部的首领,犯罪揭秘网的记者,甚至包括开膛手本人都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克劳福德利用职权和道德压力迫使威尔参与对汉尼拔的研究,以期能利用他找出红龙的真实身份。于是威尔和汉尼拔在奇尔顿的监视下会面。接下来的发展必定以一方厚颜无耻的骚扰开始,演变为变本加厉的调情,最后以混乱的局面收场。当然了,这场混乱足以让杰克等人焦头烂额,对某人而言怕是最为期待的完美结局。用红龙的血作为开宴酒,预祝在座的各位胃口大开。
( ̄∇ ̄)其实就是个老套的恋爱故事啦。秉承着...

备考计算机,估计十月份才能回来了,等更新的小天使们请不要灰心啊,我是一定会来填坑的😭!

脑洞,补完哑巴山的产物,嗯T_T

如果威尔要是个修道院的神父的话,也一定是个擅长捉鬼更擅长招鬼的,开了个孤儿院不收孤儿只收流浪狗,方圆十里人迹罕至,断桥横亘街面,天上飘落狗毛(……)然后突然有一天门口出现了一个婴儿篮,空窗这么多年的杯神父一时父爱大发就收养了小女孩,这小女孩就是阿比啦。阿比整个一灾星,从小就具有强大的黑暗之力,原本那些被威尔控制住的邪灵天天吃她散发的黑气吃得是膘肥体壮,没办法威尔只好把阿比关在地下室里,不让她出门,就这么把她养到十八岁。十八岁她生日那天,福利院附近的路口突然来了几辆警车,是杰克在追捕一个逃犯的过程中误入了这片土地,由于特殊饿磁场干扰导致他们完全出不去了,所以来到威尔的福利院想打听打听消息,顺便住...

1/22